撂地儿?不去!

  

 nuo年nuo月nuo一天,情趣社跟某茶楼闹得正僵的时候。

    苗阜坐在床头抽烟,长叹一声:声儿,这茶楼呆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王声也不看他,兀自把书又翻了一页:嗯。

    那咱走?

    走吧。

    成!明儿跟哥撂地儿去。

    撂地儿?不去。

    苗阜也不说啥,把手里的烟按在烟灰缸里,伸出手摸摸王声的头:那你在家好好的,等我回家。

    等苗阜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发现惯于赖床的王声已经起床了。苗阜收拾停当出门,大秦带着一帮少爷们等在楼下:走吧苗班主,真到撂地儿的时候,还得是咱爷们儿吧? 

    本是开玩笑的一句话,苗阜却很认真的回答:我们声儿是个文人,不愿意跟我撂地儿去很正常,本就该我这糙老爷们儿挣钱去。

    宝二爷插话:嗨,咱不管,不管哈,高高兴兴的,撂地儿去,这也是演出嘛。

   对对对,师傅你看咱兄弟几个除了吉娃娃都来了 。

   艺博赶紧接着:玉浩让先生叫走了。

   苗阜忙问:说去哪儿没有?

   啥也没说,就说了晚上晚点儿回。

   行吧,咱走。 

 

   再说王声这边,跟玉浩在柏树林见了面。

   王爷,这么早叫我,咱去哪儿啊今天

   别叫我王爷,你是小浩子啊?

   今儿啊你就跟着我,有菜吃菜有酒喝酒,该说啥话心里掂量,该干啥事儿自己长眼,记着啦?

   诶,记着了。

   那咱走。

   跟着王声走了约莫有十来分钟,转身进了一家挺高档的酒楼,玉浩还挺纳闷儿:今儿王爷要请我吃大餐?走进包间才发现是有人请客,在座的人还面熟,好像是以前有过合作的几位。走到桌旁跟着抬手施礼,一番寒暄之后方才坐下。有点交情的一群人,又并非挚友,推杯换盏之间不外乎就那几句话。饭吃到一半,王声把面前的橙汁喝干净,拿过白酒倒满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举起酒杯:今天约诸位来也是有事相求,当初年轻气盛,现在发现混口饭吃还是太难,看您各位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,青曲社二十几号人,您招呼着。玉浩也是个聪明孩子:您各位多照顾。两人说完一仰脖儿把酒一饮而尽。在座的见王声这么豪爽也是不好再寒暄客气:先生既然这么爽快,那我们也直说,只要您和苗班主看得起,尽管来。这位小哥本事也不小,咱这儿庙再小也能有您三位一口饭吃。人家话说得明白,王声也听得清楚:先谢谢您诸位了,我回去跟苗阜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酒也喝了四五场,约的人也是有情有义,可人家毕竟也是做生意的,肯让苗阜王声去就不错,怎么可能顾得上你那二十几号人。玉浩扶着王声走在路上,王声吐过之后总算舒服了点:今儿就这么着吧,明儿再跟我出去一趟,要再不行,咱就跟着你苗爷撂地儿去。我可跟你说,今儿这事儿谁也不许说,艺博要是问你就说我带你吃饭喝酒去了,记着没?玉浩把王声扶扶正:记着了王爷,我嘴可紧。

    等到苗阜回家也不过九点多,可王声周旋了一天,又喝了这么多酒,早就倒在床上睡着了,至于一身的酒味,王声不说苗阜也不问,也没机会问,第二天一早,王声又走了。

    今天见这人玉浩认得,说是合作过的老板,其实也是苗阜王声的粉丝,几个月以前见过。那时候也是在酒桌上,对方对某茶楼的所为也有所耳闻。席间多喝了几杯之后也曾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:先生和苗爷不演汾河湾这类的相声也是可惜了,嗓子这么亮,要是先生哪天能演一段汾河湾啊,我把我那小茶楼白给你们说相声都成。  今天见的又比昨儿那几位多了几分交情,王声也就单刀直入:黄先生,我们爷俩今儿来是有事相求。不知道您当初说的那句话可还算数。汾河湾是演不了,我给您说段儿三国?这黄老板也是明白人:先生您折煞了,当初说这话本是玩笑,您和苗爷只要不嫌弃我那茶楼小,自管带着兄弟们来。这事儿就算了了。

    当晚苗阜回家发现气氛很诡异。、

    哥哥~

    诶~

    苗阜!

    z.咋咧...

    哥,明儿不去撂地儿了。

    声儿啊,我知道你不愿意哥去撂地儿,可是兄弟们都得吃饭......

    行行行,别挨骂了,谁舍不得你,明儿跟我上茶楼儿说去,你放心,叫上兄弟们,都去.

    真的!?声儿你哪儿找的茶楼?咋找到的?有多大?收咱多少钱?贵不?咱现在可没钱?要不咱还是别去了......

    你咋这么多话呢,碎嘴子!别问,叫你去就去。

    诶!好!听你的!

 

    等到很久很久以后,久到王声从住持又瘦回了小沙弥的时候,久到玉浩叫他王爷他再也不反驳的时候,久到少爷们都成角儿的时候。

    王声对苗阜说:哥哥,咱撂地儿去吧。

    苗阜很是意外:撂地儿?你不是不愿意去嘛?

    王声想了想还是说了:角儿啊,当年什么情况?咱现在又是什么际遇?为了混口饭吃去撂地儿,我不忍心。现在咱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,撂地儿去,这可以。

    苗阜一把抱住王声,头埋在他肩膀上,抱了好一会儿才出声:声儿啊,当年那茶楼费不少劲吧。

    王声拍拍他:费啥劲啊,不就喝了两杯酒的事儿嘛。你快放开,大褂儿都给我洇湿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王声从来没为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喝过一口酒,苗阜知道几杯酒的事儿有多重。

    苗阜放开他,顺手抹了一把脸,又恢复了嬉皮笑脸:声儿,咱啥时候撂地儿去啊?使啥活儿啊?要不咱使礼仪漫谈吧!

    使窦公训女,折腾死你。

    好好好,你说使啥就是啥,那咱现在是一段儿礼仪漫谈。

    呀呀呀,大圣快收了下嘴唇吧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玉浩艺博小剧场:

    玉浩,今天没咱们什么事儿,可以早点儿回去。

    你先回去吧,我听会儿王爷说书去。

    好吧,你早点回来啊。

 

    玉浩,周末不用去园子,咱们去哪儿玩儿吧?

    你看哪儿好玩儿就去吧,我要跟王爷去个读书会。

    哦。

 

    玉浩......

    别说话,我给王爷打电话呢。

    ......

 

    张玉浩!明儿不许去找先生,跟我看电影去。

    我明儿本来也不去哪儿,王爷生日,我倒是想去来着。

    你倒是敢,看咱班主不打死你!王爷哪儿好了,整天就知道王爷王爷。

    玉浩笑笑并不接话。

    我们王爷啊,哪儿都好,我们王爷,是面冷心热有情有义的王爷。

#看了个B站视频有感而发

#玉浩叫先生王爷莫名很萌

#没驾照,清水,所以无攻受。

#写作文都没写过这么长

#本来想昨天发,结果拖延症没赶上愚人节的小尾巴

#您诸位高乐

评论(22)
热度(33)

© Dummy-爹地着火了-Stark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