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里村的爱情故事

汪喵 喵汪 又没干啥事儿咋看攻受?不过我是汪喵党

 

这不是个正经的文 不是说这文它不正经 而是说这就是八里村改的 您叫它“文”都算抬举

 

咱这是个躁动的文。所以里头没有安静。

 

您各位要是能接受就接茬儿往下翻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刚搬来的那个娃

李夹盛早上被吵醒了,出门看到一个年轻娃娃在屋门口蹦跶,啥一二三四蝴蝶飞飞的,也不知道是没吃药是咋。李夹盛边穿衣服边走过去:你这娃干啥呢?这大清早的不睡觉,瞎蹦跶啥呢嘛?赵栋许是刚蹦完,中气十足:大叔你好!我赵栋!这吓得李夹盛一趔趄:呀!吼啥嘛!我看出来了你躁动。 你看清楚了,看清楚了,咱俩谁像大叔,谁像!赵栋把李夹盛上下一打量:对 对不起啊哥,我看你穿着长衫,以为您大叔呢,嘿嘿,那啥,我名字叫赵栋。李夹盛这起床气稍稍缓和了一点:噢 咋没见过你呢?赵栋满脸堆笑:昨天才搬来的,今年二十,明年二十一,刚毕业,准备找工作,单身,没对象呢!李夹盛刚下去的脾气又快上来了:停停停 你也是对得起你这名字,这躁动滴。没对象出去寻对象去嘛,大清早的瞎蹦跶。我跟你说再别大早上的蹦了,扰人清梦!走了,我还要收拾一哈,出摊摊去呢。赵栋忙拉住李夹盛胳膊:哥 哥你还没说你姓啥叫啥名字呢?李夹盛掰开他手,一脸不耐烦:李李李 李夹盛。李哥!李哥再见啊。

 

赵栋这娃真烦人,大清早的,话也多,真是年轻人血气方刚。

李哥真有意思,年纪也不大穿个长衫,都认成叔了,不过艹性不好,话多了也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赵栋找工作

赵栋最近在找工作,馍都快吃不上了可不是该找工作了么。可是这工作又不是多得烂大街了,哪儿那么好找啊。赵栋投出去好几十份简历都沉了大海,所以最近特别消沉,大晚上的也不回屋,坐在八里村铁门外头的长凳上抽烟。李夹盛刚收了摊摊,看见赵栋一脸pia气,就想过去跟他谝一哈:躁动,你一个人不回屋睡觉在这儿干啥呢?

李哥,收摊儿了啊。我在这儿抽根烟,马上就回去了。说完又埋着头抽他的烟。

掐了!好好的娃抽啥烟嘛,有啥事儿解决不了的嘛,抽烟又不顶事儿,跟哥说说,咱两个探讨一哈。李夹盛见他抽烟又要艹起来。

赵栋依言掐了烟,把烟头拿在手上。

说吧,有啥难事儿。

没啥李哥,真没啥,就是找不着工作。

噢,找不着工作啊,就你那天上一阵黑咕隆咚的水平是找不着。

李哥你就别笑我了,那都是开玩笑说的话。

诶我说你好歹是陕西师范大学毕业的,咋会一个工作找不着嘛,年轻人眼光不要太高嘛。

不是我眼光高,陕师大是好学校,可是你看我这专业,汉语言文学能找着啥工作嘛,跟人说相声都不一定要我。

说相声咋了!相声也是一门艺术!

是是是是,艺术艺术艺术。

汉语言文学是不好找工作哈,那你也怪不了别人嘛,自己选的专业。

哪儿是我自己选的嘛,我爹妈未尽的文学梦啊。我本来想学个工科,我爹妈说学出来还不是架电线,所以我就学了这嘛。

噢,是这。那你会拉电线不?端盘子洗碗会不?

都会啊,咋了?

我最近准备不做摊摊了,想盘个店面,你给我搞下装修,开张了之后来给我帮忙端盘子,跟麦克一样一天给你50,也不要你整天都耗在这儿,饭点儿来就行,请假提前说一下就可以,咋样。

李哥,装修的时候我可以来给你帮忙,随时叫我就行。端盘子我就不来了,你一个小店......

你这人!不识抬举嘛!还嫌我店小,装不下你名牌大学生是吧!不来算了!李夹盛站起来就走。

赵栋急忙站起来拉住李夹盛,又拉不住,都快改成抱了。不是不是,李哥你听我说,我是说你挣钱也不容易,哪养得起我这么个闲人。

这你就别担心了嘛,你别看哥哥我这摊摊小,还是很能挣钱滴。你来就是了,明天来干活噢。李夹盛气也消了,拍拍大褂儿回屋去了。

好嘞,谢谢李哥,李哥晚安。赵栋解决了生计心里头也蛮高兴。

 

赵栋这娃还挺实诚,不知道干活麻利不。

李哥人真好,就是艹性太大,不过还是好,明儿早点去帮他装修去。

 




段后加粗字是内心os

对,只有一半。

这一半截还是我去年入坑看完八里巴黎写的

快大半年了还是只有一半

下一半?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

有错字有Bug都是肯定的 敬请告知 绝对改正

评论(1)
热度(5)

© Dummy-爹地着火了-Stark | Powered by LOFTER